揭秘雷军拆“金”术 国产办公软件WPS二十年上市始末

作为第五十四家敲响科创板铜锣的公司,金山办公的股价在首个交易日开盘大涨205%后,有所回落,直至收盘时,公司股价为126.35元,较发行价涨幅为175.51%,较开盘价下跌9.75%。
股票开始交易后不久,金山办公实际控制人雷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等的时间太久以后你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雷军目前在金山办公的身份是董事,并不领取薪水。不过,作为实际控制人,上市前雷军间接持有11.99%的股权,新股发行后占比稀释至10%左右。
这也是他作为实际控制人的第三家上市公司,其他两家公司金山软件(03888.HK)和小米集团(00810.HK)相隔11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事实上,金山办公的前身为金山软件旗下独立的办公软件业务主体,是金山软件上市时两大核心业务之一。如今独立分拆上市后,金山软件通过全资持有的WPS香港持股52.71%。
对于拆分独立上市的必要性,金山办公在招股书中的解释包括补充资金、提高形象,以及推动公司治理。在上市现场,雷军告诉记者,分拆上市是既定的策略,此前第一家分拆上市的是猎豹移动,金山办公是第二家,而接下来金山云也正在IPO的路上。“当年我们规划把事业部子公司化,推动团队持股,而且在战略上转型移动互联网”。
不过,同一交易日,恒生指数强势反弹之下,金山软件开盘后逆势大跌超过6%。收盘时,金山软件跌幅为6.65%。有港股分析师告诉记者,“这是市场的反应”。
热闹的交易所:雷军唏嘘坚持的意义
11月18日上午开始交易前18分钟,佩戴红色领带的雷军和金色领带的金山办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葛珂与公司创始人求伯君、张旋龙和一众公司高层、投资者和政府官员入场。作为金山软件的股东之一,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也到场观礼。
在致辞时,雷军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他表示,金山办公的历程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1999年准备上市时,董秘就是葛珂。如今,董秘成了董事长,并最终挂牌上市成功。上市的核心团队已经共事了二十年,彼此有着深厚的情谊。上市前一晚,几个坚持到上市时的兄弟还在一起喝了顿酒。
不仅如此,很多金山办公前员工也都被邀请来参加了这场上市仪式。其中,一位创业公司总裁在社交软件上晒出了老员工们与求伯君的合影,而他本人曾在大学毕业后即加入金山办公。葛珂在随后的采访中表示,金山办公的大量人才积累来自于校园,公司有很浓厚的“大五文化”,这些员工往往在金山找到了和学校类似的生活。

在一系列致辞,签字仪式后。葛珂代表金山办公和上交所互换礼物。金山准备了一座“金山”样式的雕塑,而上交所回赠了一面缩小版的铜锣。随后,雷军、葛珂接过求伯君和金山办公首席运营官章庆元递过来的锣锤,敲响上市锣。背后的大屏幕开始滚动股价、成交量、换手率和涨跌幅。
在中国IT产业发展中,金山成名甚早,历经DOS系统、Windows代表的PC互联网时代,以及智能手机兴起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金山办公的主营产品WPS办公软件曾遭遇危机,如今雷军概括称“遭遇了前有微软,后有盗版的窘迫”,自2000年金山经历了长达五年多的软件重写。在这之后,其产品架构沿用至今。
然而,这也令金山错失了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互联网市场攻城略地的机会。2011年,金山办公从金山软件分拆独立后,雷军在不知道怎么在移动互联网下做办公软件的情况下,仍然要求葛珂带领团队转型,并要求其把融资款全部投入研发,放弃利润考核。2018年底,金山办公主要产品月活跃用户数超过3亿。
在上交所会议室里,谈及这段往事,雷军仍然唏嘘感慨,“其实在过去这么多年里面,有很多人很多次劝我放弃WPS,但是我们能够坚持下来,我觉得还是跟我们的使命是息息相关的。”
波折A股上市路:最终创业板转科创板
金山的上市梦开始得很早。1999年开始筹划上市,辗转香港、国内A股、美国等股票交易所,多番努力未果。
雷军回忆往事时称,“我们当时(2000年)正在准备国内的A股上市,对利润的要求非常之高,在那时候我们砍掉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iWPS,确保整个WPS的重写”。“iWPS”是一个由金山开发的上网基础工作平台,提供拨号上网、网页浏览、邮件分发、网络通讯和资源管理等多种功能服务。
2007年10月9日,金山软件回到香港联交所,成功挂牌上市交易,当时护送金山上市的有联想控股、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英特尔等。上市的主营业务分为应用软件和娱乐软件两个部分。上市后,雷军曾出走数年。
2010年,雷军重回金山的同时,宣布收购可牛公司,后者的首席执行官傅盛负责金山安全。几经整合后,2014年准备在美国上市,变更为今天猎豹移动的名字。2017年2月,金山软件将其持股的表决权转授傅盛,猎豹移动脱离金山独立运营。2019年8月,金山软件计划进行减值拨备。
另一项雷军回归后的动作是,2012年,金山又成立了一家云计算公司金山云。截至2018年1月,其已完成D轮融资,估值超过23亿美元。这是金山软件公告过的另一家准备分拆独立上市的公司。
时间拨至2016年10月,金山软件曾公告称,其正考虑分拆金山办公及其附属公司,计划在中国一家证券交易所独立上市。2017年3月,金山软件首席财务官吴育强在全年业绩会上表示,计划在深圳创业板上市,短期内会递交申请表。两个月后,金山办公提交了申报稿。
对于这一过程,葛珂告诉记者,2015年开始考虑上市的时候,期望选择战略新兴板,因为注册制可以极大加速上市的进程,时间就是成本,尤其是对高新技术企业,风口也就是一两年。但后来战略新兴板并未成型,创业板已经开启,所以就转而申请创业板。
不过,提交申请后,其曾一度遭遇中止审查。同年12月,申请再次获得反馈后,公开信息中一直未有新的动向。直至2019年5月,上交所宣布受理金山办公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至11月启动申购,金山办公经历了6个月的时间。
面临业绩拷问:牺牲净利润投入研发
金山软件的财报和金山办公的招股书都显示出,金山办公营收不断增长,但也暴露出金山办公多个危机。2016年,福昕软件对金山办公的起诉仍在审理中。如果败诉,金山则面临赔偿和部分产品下架的风险。这个风险被写在了对投资者风险提示的第一项。
招股书的第二个风险提示则是经营。第三季度,金山办公预计实现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48亿元人民币至1.7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8.96%至4.09%。研发费用和IDC、CDN成本提升对净利润增速造成影响。
葛珂回应称,自己并没有那么关注净利润,而团队仍保留了一旦有利润就投入研发的特点,2018年在利润比较好的情况下,其投资了研发中心,已经积累了500多名研发人员。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其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持续超过35%。
与此同时,葛珂强调,金山办公的收入仍在高速增长,每一个研发投入未来都会有利润回报,所以从长期来讲,这是我们坚持技术创业的一个重要表现。上述招股书显示,金山办公预计其前九个月实现营收约为10.18亿元人民币至10.5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26%至41.56%。
从具体业务来看,金山办公的收入来源包括软件产品的授权使用费、广告推广服务费和服务订阅费。其中广告收入在2019年前三个月占比超过了30%,但葛珂表示,其将限制广告业务以避免对用户的打扰。所以,目前来看金山办公的业绩增长仍来自于办公产品,除了面向企业和政府客户外,个人用户的增值服务的ARPU值拉升也成为关键。
不过,对于金山办公来说,微软仍是一座高山。第三季度同期的微软2020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该季度微软整体营收达到了331亿美元,其中包含Office 365等服务的生产力和业务流程业务收入为111亿美元。
至于接下来的增长空间,雷军告诉记者,上市完成后,公司会继续开会进行深入的讨论,而他本人的方向性建议是,推动全球化战略,以及办公软件如何进入企业市场。
与雷军不同,葛珂更加务实,他多次强调金山办公要扎根中国市场、服务中国用户,但他也表示将开拓与中国市场类似的亚洲市场、一带一路国家以及欧美发达国市场。在新兴市场,金山办公成立了当地公司,而在美国等市场推出独特的产品。
对于产品拓展,葛珂也一样谨慎。尽管已投入了多个AI项目的研发,以及瞄向生产协同的方向,但他仍表示,可能还会聚焦在办公服务领域,会根据用户需求来确定延展的方向,而不是为资本运作而做。金山办公作为生态的一部分,跟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有合作。在小程序这样的很多新场景下,需要企业快速反应。

金山软件下跌背后:投资人买预期、卖现实
与雷军40后创业的小米风波不断不同,40岁前参与的金山软件是一家低调的公司,鲜少出现大新闻。有港股投资者告诉记者,金山软件在港股交易中算是一只不错的股票。
在金山软件的财报中,回顾上半年业绩的时候,雷军使用了“稳健”一词来形容,而在三季度业绩中则谈到了“充满挑战的局势”。纵观最近五年的财报,曾经的现金牛游戏业务占比已开始逐步下滑,从超过60%,在最新一季度已经缩水至32.8%。
游戏业务遭遇生命周期的自然回落时,的确可以看到其云服务和办公业务的增长。不过,云服务三季度增长受益于大型活动的需求,如何保持住仍待观察,因为在竞争中“烧钱”也更快。
金山办公挂牌当日,在港股上市的金山软件表现了完全不同的曲线。金山办公开盘价大幅超过发行价,涨幅超过了205%,与此同时,金山软件却一路下跌超过6%。有港股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投资者在买预期、卖现实”。
不过,对于独立上市的金山办公,券商普遍看好。国金证券研报称,金山办公有望在B端、C端、内容生态、以及顺应一带一路发展布局海外市场四个突破口提升产品渗透率。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