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再添壁垒 特朗普重启南美钢铝关税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以“美国优先”为口号,频频挑起与他国的贸易摩擦。本月,特朗普再次发动攻势,重启钢铝关税剑指南美。当地时间12月2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发文称,美国将立即恢复对从巴西和阿根廷进口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以抵消上述两国货币大幅贬值对美国农业带来的不利影响。目前,美国白宫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尚未就特朗普此番表态发表正式声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此表示,他将与巴西经济部长格德斯讨论此事,如有必要他还会直接与特朗普通话。
受贸易紧张局势影响,美股周一转涨为跌。截至12月2日收盘,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27.11点,跌幅为0.86%,报收于3113.87点;纳斯达克指数下跌97.48点,跌幅为1.12%,报收于8567.99点;道琼斯指数收盘下跌268.37点,跌幅为0.96%,报收于27783.04点,并创下6周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与此同时,随着市场避险情绪再度升温,现货黄金强势回升,12月2日收盘收复1460美元/盎司关口。
“南美双雄”步履维艰 经济下滑、货币大幅贬值
作为此次特朗普炮轰的对象,“南美双雄”巴西和阿根廷目前正面临着各自经济的艰难时刻。政权的艰难更迭使阿根廷陷入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这导致了该国货币阿根廷比索的大幅贬值。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向阿根廷提供了570亿美元救助性贷款,但统计数据显示,阿根廷比索的贬值仍在持续,目前该国通货膨胀率已经超过50%,失业率高达10.6%。
而作为南美最大经济体的巴西同样步履维艰。今年以来,全球贸易紧张形势令巴西经济处境艰难,连续降息和资本外流让巴西雷亚尔贬值压力骤增。11月末,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2015年经济危机时创下的历史低点。随后巴西央行紧急入场救市,两次向公开市场抛售美元,不过恐慌情绪并未得到缓解。巴西雷亚尔目前已成为今年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11月已累计贬值近6%,全年跌幅逾10%。
贸易摩擦战场蔓延 美国首次将关税与汇率挂钩
作为上述两国的重要贸易伙伴,特朗普批评这些国家让本币大幅贬值损害了美国农民的利益。对此,美国媒体认为,特朗普选择2020年大选来临之际恢复南美关税,有着选情上的重要考量。彭博社分析称:“他们(巴西、阿根廷)在中美贸易摩擦中成了中国采购大豆及其他农产品的替代供应来源,抢占了美国农民的市场占有率,而农民正是特朗普2020年竞选连任的主力选民。”
去年3月,特朗普政府称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随即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不过此后,韩国、巴西、阿根廷等部分国家同意对出口到美国的钢铁或铝产品实行配额限制,以换取关税豁免,这使得该政策并未大范围实施。数据显示,今年1月到10月,巴西对美国出口钢铝22亿美元,约占其出口总值的9%以上。阿根廷的主要出口商品为农业大宗商品,钢铝约占其出口总值的3%,美国是阿根廷第三大贸易伙伴。特朗普此举预计将使两国已经陷入泥潭的经济“雪上加霜”。但引起市场更大担忧的是,特朗普首次明确地将关税与汇率挂钩,这可能会开启美国货币政策“武器化”的时代。彭博社评价称,尽管尚未发生这样的货币战争,但特朗普周一的举动是他首次明确将加征关税与汇率走势挂钩,因而标志着可能进入以汇市为“战场”的新阶段。
关税壁垒大幅提升 全球贸易动能持续减弱
近年来,笼罩在全球上空的贸易紧张情绪迟迟难以消散。对此,世界贸易组织(WTO)表示,随着贸易紧张局势和关税上涨继续对进出口造成压力,全球跨境商品流动增速已降至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
贸易动能的减弱在全球各地区以及不同种类商品中蔓延。位于全球贸易摩擦旋涡中心的美国9月进口环比减少了2.1%,出口下跌了1.1%。根据美国官方数据显示,该月美国总出口额减少18亿美元的主要原因是关税因素。亚洲新兴经济体的贸易额则相较与去年同期下降了3.3%。
WTO的最新季度指标显示,第二季度全球商品贸易增长仅为0.2%,去年同期为3.5%。WTO报告称,“自8月以来,指标的部份项目已有所企稳,其他项目仍呈下行趋势,反映了贸易摩擦加剧及主要行业关税升高。”目前,WTO已将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下调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理由是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以及与英国脱欧相关的不确定性。该组织表示,继2018年增长3%之后,今年和明年的商品贸易可能分别仅增长1.2%和2.7%。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