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与德国汉堡互行中欧班列,德方:是中德贸易的重要补充

德国当地时间10月26日,首班上海始发的中欧班列“上海号”在历经仅一个月后,抵达德国汉堡。

  9月28日上午,“上海号”中欧班列从中国上海的闵行站货场始发,满载50个集装箱的服装鞋帽、玻璃器皿、汽车配件、精密仪器等外贸货物,经由阿拉山口口岸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目的地是德国汉堡。这是中欧班列开行10年来,首次迎来上海始发的班列。

  在德国汉堡Billwerder货运火车码头,汉堡市经济部长韦斯特哈格曼、汉堡港口营销协会主席马特恩出席接车仪式。汉堡市长彼得·琛彻尔则通过视频致辞。此外,汉堡市政府、德国铁路、汉堡港等代表也都到场,欢迎这趟来自汉堡友城的班列。

  而在“上海号”返程前,首列汉堡至上海的中欧班列已于10月7日从德国汉堡启程。由于该趟中欧班列搭载有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参展展品,因此也被称为“进博号”。一位熟悉中欧班列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这趟“进博号”中欧班列已于10月24日从阿拉山口口岸入境后向中国境内的目的地上海闵行站驶去,预计将于近日抵达。


中德贸易的重要补充

  琛彻尔在视频致辞中提到,汉堡和中国是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今年恰逢两座城市缔结友城35周年,35年来,双方在经贸、科研、文教方面均开展着密切合作。

  他表示,目前,汉堡港每三个集装箱中就有一个来自或发往中国,“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汉堡通过200多班铁路货运列车与20个中国城市相连,很高兴汉堡和上海之间的直达货运班列投入运行。新班列拉近了汉堡和上海的距离,是中德贸易往来的重要补充。”

  汉堡市经济部长韦斯特哈格曼接采访时表示,“上海号”对汉堡来说具有特殊意义,它成为两座城市之间新的纽带,尤其在经贸关系上有着重要的意义。“新冠疫情期间,两个国家之间能实现更快的运输极为重要,德国需要从中国以更快的速度进口必需品。在当前这种运输困难的情况下,能保证每周25次以上从中国至德国的运输具有关键的意义。”他说道。

  马特恩则表示,汉堡和上海多年来在海运方面合作融洽,疫情期间新开班列是对海运的很好补充,也符合汉堡港海路与铁路并驾齐驱的战略。汉堡港是欧洲最大的海铁联运港。汉堡驻中国联络处的数据显示,2020年,汉堡港通过连接腹地直送货物的海铁联运模式,已占其全部运作模式的50.7%。

  第一财经记者从汉堡港口营销协会了解到,“上海号”班列在当地稍作停留后,又将搭载来自欧洲的货物踏上返程之旅。在首趟“上海号”中欧班列开出后,根据此前的规划,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未来还将每周定期开行,并逐步增加开行频次、开拓新的线路,比如开辟直达斯洛伐克、俄罗斯等国的新班列。

  中德合作还能继续扩大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德贸易总额2121亿欧元,同比增长3.0%,中国连续五年成为德国最大贸易伙伴,荷兰和美国分列第二、三位。

  其中,德国自中国进口额1163亿欧元,同比增长5.6%,是自2015年以来最大进口来源国;德国对华出口额959亿欧元,同比下降0.1%,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出口目的国。

  上述数据显示,处理设备、电气设备和光学产品是德国最重要从中国进口商品;同时,虽因疫情导致德国的汽车和零部件出口有所萎缩,但仍为最重要对华出口商品。

  10月26日,67岁的默克尔正式卸任其担任了近16年的德国总理一职。此前,她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德国的发展离不开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她也曾呼吁七国集团(G7)能够加大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今年4月底,默克尔发还表声明强调,中德合作的广度还有望进一步扩大,除了经济将一如既往是双边合作的关键领域之外,德国与中国也会继续深化其他方面的合作。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德国研究所所长郑春荣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气候保护和能源问题、二十国集团(G20)内部以及抗击新冠疫情方面,中德都存在合作的空间。当然,他也强调,要警惕新政府上台后出现的不确定因素或者杂音,这些因素对中德关系及日后的合作会带来多大的影响,要密切观察。

  在上月举行的联邦议院选举正式结果公布后,得票率排名第一的德国社民党已在10月21日于绿党和自民党正式启动组阁谈判,讨论联合组建新政府事宜。据德媒报道,三党希望11月底前完成谈判,并于12月初推选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出任新总理。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