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摩擦或将久拖不决

报道,韩国方面以解决日韩劳工诉讼问题为由,在8月的日韩外长会议上提议日方恢复韩国“白名单国家”待遇,同时希望日本解除对3种半导体材料的严格出口管制措施,而日方对此未予应允。这是双方自2019年来再次因劳工诉讼问题产生贸易摩擦。

贸易纷争再起

《产经新闻》报道称,为处理二战时期被日企强征劳工的索赔问题,韩国近年来扣押了相关日企资产,并最快可能在9月前确定出售程序并将资产变现。此次,韩方希望日方以积极态度重新将韩国纳入“白名单”,以解决劳工索赔矛盾。对此,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表示,“白名单”问题与二战劳工问题是“两码事”,并告知韩方,“如果变现日本企业资产,势必导致更严重的局面”。

进入“白名单”,意味着进口军事用途的先进材料和电子零部件时,可享受简化手续等优惠待遇。2019年7月,日本政府提出加强对制造半导体芯片和显示面板的3种核心原材料的出口管制,并以韩国未能对劳工诉讼做出具体回应为由,将其从“白名单”中移除。韩国政府于同年9月宣布终止履行《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日本移出韩方“白名单”,并就日方对韩国的不合理出口管制措施向WTO提起诉讼。

2019年底至2020年初,日韩多次就出口管制问题展开磋商,双方的半导体贸易曾一度得到恢复。但由于出口管制政令始终未被废止,韩国政府于2020年6月宣布恢复向WTO提起诉讼的程序。2019年至今,日韩贸易摩擦始终未能得到妥善解决。

矛盾盘根错节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刘江永对本报表示,日韩贸易摩擦的发生,既有历史上日本强征劳工索赔案等的直接影响,也受到美日韩三国关系等因素的间接影响。此次韩国的提议是尹锡悦政府执政后修复韩日两国关系所做的又一次尝试。而日本似乎仍在以“白名单”作为一张“外交牌”,继续迫使韩方在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上作出妥协和让步。

刘江永表示,近年来,日韩围绕强征劳工赔偿问题、“慰安妇”问题等矛盾频出。韩国劳工受害者在国内法院状告过去的日本加害企业并获胜诉后,三菱重工、新日本制铁等相关日企会否因韩国最高法院的赔偿判决而被变卖在韩资产或持股用于赔偿,也备受关注。2019年起开始的日韩“白名单”之争更使两国关系愈发紧张。同时,韩日在独岛(日方称“竹岛”)等领土问题上长期存在纠纷,成为两国关系的“死结”。

“日本和韩国近年来关系持续恶化还表现在日本媒体和出版物对韩国充满贬损甚至攻击。韩国民间对日本也普遍存在反感情绪。”刘江永说,“两国新的领导人上任,虽然释放了一些缓和矛盾的信号,但考虑到支持率问题,双方不太可能在外交上做出明显让步或示弱,两国民间情绪也还远远没有得到恢复。”

当前,日韩贸易摩擦不仅使两国关系紧张,而且对两国的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引发日韩贸易战的贸易管制措施不符合市场规律,其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刘江永表示,日本在实施出口管制后,相关原材料对韩国的出口额明显下降。韩国则转向第三方国家开展相关贸易,或只能通过商业运作方式高价购买日本半导体原材料。日本对韩出口管制也激发了韩国民众的不满情绪,纷纷发起抵制日货等活动。加之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多种因素都不利于双方经贸正常往来。

关系持续微妙

刘江永指出,日韩双方在产业链、供应链等方面紧密依存。未来,双方贸易可能仍会受到政治因素持续影响。

“当前日韩关系相当微妙。日本似乎一方面以‘经济安保’为由,对韩国继续进行出口管制;另一方面,日本又希望韩国紧跟美国步伐,在所谓的‘印太经济框架’内,共同对中国设限。近期半岛局势因韩美重启大规模联合军演而再度紧张。日本企图利用紧张局势争取韩国加入日美主导的‘自由开放的印太’这一共同对抗中朝俄的战略格局中。”刘江永说,

8月19日,韩国最高法院决定推迟对日本强征劳工诉讼赔偿案做出最终裁决。日本《东京新闻》8月23日对此发表社论称,日韩两国政府应以此为契机,解决劳工诉讼案引发的相关矛盾。

刘江永表示,虽然日韩双方近期都展现出了对话姿态,但双方部分根本性问题年深日久,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从历史问题与现实问题来看,日本难以让步,而韩国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影响力的增强,同样也不会单方面向日方作出妥协或退让。因此,未来双方矛盾还会时隐时现。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