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离岸新型国际贸易发展态势强劲

“上月底,洋浦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结算已超过了去年海南全省离岸贸易的总额,结算量逾9.73亿美元,为去年全省总额的6倍有余。”谈及离岸新型国际贸易发展情况,洋浦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招商经理帅潇如数家珍般将这组数据脱口而出。他向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分享道,“我们正在推动另外几家世界500强企业积极开展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按计划将在年底落地。”

这是一组令人称羡的数字——它不仅是洋浦新型离岸国际贸易创新成绩单,也是海南今年大力推动离岸贸易的成果。相关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海南全省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结算量已突破12亿美元,超去年全省8倍。

在加快推进自贸港建设的进程中,大力发展新型离岸贸易是海南打造区域性离岸贸易中心的必经之路,也是海南要重点发展的贸易方式。目前,推动海南离岸新型国际贸易发展的相关政策正不断落地,各部门的协作持续加强,布局的企业逐渐增多,区域性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步伐正全面提速。

离岸新型国际贸易

——海南建设高水平自贸港的必然选择

近日,国投国际贸易(海南)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国投贸易(洋浦)有限公司从境外采购一批原产地加拿大的稀散金属,销售给比利时的一家公司,这是一批有着重要的用途的当代高科技新材料。

“这笔离岸贸易业务由建行海口秀英支行完成,整个流程顺畅、高效!”国投国际贸易(海南)有限公司有着丰富的对外贸易业务经验,据公司负责人介绍,这是一笔3000万人民币的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业务。此前,该公司还开展了一批7503万美元的巴西棉花操作。“在政策利好刺激下,吸引全球要素自由流动,聚集海南,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利用新型离岸贸易形式开展业务,海南经济的外向经济规模将不断提升。”该负责人表示。

到底何为离岸新型国际贸易?

“离岸”来源于英文的“off shore”,本意是海运船只离开港口进行远洋贸易的意思,是“在岸”的相对称呼,而现在则多指某些特定国家或地区的统称,是由于这些地区具备为“非居民”提供跨境投资、贸易结算、财富管理及相应的法律和金融服务体系。

而“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是随跨国公司业务发展演化而来的一种新贸易模式,投资人的公司注册在离岸法区,但投资人不用亲临当地,其业务运作可在世界各地的任何地方直接开展。

以国投贸易(洋浦)有限公司的这笔业务为例,公司采购原产地加拿大的稀散金属,销售给比利时公司,货物不进入境内,订单和资金往来在海南远程进行。

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丁玉龙表示,“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指从境外异地购买货物,随后向境外另一个地方转售同一货物的行为。该货物不进入中国境内,资金流、单据流、货物流‘三流’分流的贸易行为,简单的讲,资金流、订单流和货物流控制中心在国内,但是,货物流发生在境外。”

据丁玉龙介绍,海南充分借鉴香港、新加坡等地的先进经验,直面企业主体的痛点和难点问题,出台了《关于打造区域性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中心先导性项目的工作实施方案》。目前,这项工作有了较大的推动。在今年10月下旬,海南新型国际贸易收支的规模就已经突破了6亿美元,较去年全年翻了7倍。

“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的形态长期以来都是全球各自由港和自贸港的基础特征之一,长期受到全球贸易型企业的青睐。”帅潇分析称,《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第十条专门提到的“便利跨境贸易投资资金流动,推动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新型国际贸易结算便利化”正是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的特征。

“海南自贸港要发展成为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探索离岸新型国际贸易试点是必经之路,开展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业务也是必然的选择。”帅潇表示。

市场活力显现

——洋浦今年业务量超去年全省6倍

洋浦今年较大体量的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结算主要由两家石化企业贡献:中化石油(海南)有限公司通过海南省内商业银行完成5笔原油的离岸转口业务资金结算;中石化香港(海南)有限公司完成35笔原油的离岸转口业务的资金结算。截至11月底,上述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结算就超过了去年海南全省离岸贸易的总额,达到去年全省总额的6倍有余。

洋浦亮眼的成绩,得益于多重优势加持。“洋浦作为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先行区、示范区和全省高质量发展的增长极,在开展新型离岸国际贸易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在产业基础方面,洋浦已开展国际贸易业务多年,2019年洋浦地区进出口总值407.6亿元,占全省45%,居全省之首。”洋浦经济发展局副局长赵洋明分析称。

而在政策扶持和营商环境方面,洋浦都具备明显优势,洋浦已出台一系列包括优化营商环境、支持人才引进、发展总部经济等有利于发展新型离岸国际贸易的优惠政策。

当然,加速布局的不只有洋浦。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注意到,近日,由山东能源集团通过兖矿(海南)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在澳大利亚矿山采购的一批价值375万美元煤炭在海口完成结算。该笔离岸贸易业务在海南自贸港新型国际贸易综合服务平台上进行了订单流、资金流、货物流“三流”分离的真实性核验。

“这笔业务是纯离岸业务,上游供应商是兖煤集团香港公司,下游采购商是一家新加坡公司,货物从澳洲纽卡斯尔港直接船运到孟加拉国的吉大港。”兖矿(海南)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介绍。

多重利好助力

——政策、平台、配套服务不断升级

为何今年以来,离岸新型国际贸易呈现加速发展态势?

“货物流、资金流、单证流,三流分离,这是离岸贸易最大的特点,也是监管的难点。”洋浦工委自贸办副主任叶杨向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分析道,“由于离岸贸易的货物不需要进境,货物的真实性难以验证,难以识别虚假贸易和构造贸易,银行往往不敢轻易支持企业进行跨境结算。”

叶杨表示,随着自贸港支持政策的出台,一系列创新举措相继落地,进一步推动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新型国际贸易结算便利化,实现银行真实性审核从事前审查转为事后核查,内外资企业也真正实现了“在海南运作全球生意”。在叶杨看来,海南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有条件实现千亿级贸易额。

显然,政策的支持是离岸新型国际贸易开展过程中最基础也最坚实的保障。

记者梳理发现,除了省里出台的《关于打造区域性离岸贸易中心先导性项目的工作实施方案》,今年11月,国家外汇管理局海南省分局还出台了《关于支持海南开展新型离岸国际贸易外汇管理的通知》,大力支持海南开展新型离岸国际贸易。

“政策进一步明确了新型离岸国际贸易的定义,首次提出其包括离岸转手买卖、委托境外加工、第三国采购货物等内容,更易于市场主体理解。”国家外汇管理局海南省分局相关人士介绍,政策鼓励在海南注册经营的银行依据海南自由贸易港战略定位和国际贸易发展特点,优化金融服务,为在海南注册的诚信守法企业开展真实、合法新型离岸国际贸易提供跨境资金结算便利。

记者还从省金融监管局获悉,省内关于支持洋浦先行区开展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的工作方案也将于近日推出,各项政策意见将更具针对性和实操性。

利好政策不断落地的同时,今年11月底,海南自贸港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综合服务平台成功上线运行,再为新型离岸国际贸易开展“添翼”增力——这意味海南离岸贸易银行事前审查转为事后核查将变为常态。

据兖矿(海南)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海南自贸港新型国际贸易综合服务平台是海口市人民政府与兖矿智慧物流共同发起,联合有关银行及社会资本,参照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先进经验设立的,以信息为基础、以信用为核心、以技术为支撑的跨境贸易新型监管服务模式。

“平台创新设计了四维风控模型,通过事前、事中、事后全生命周期动态监控贸易商的离岸业务情况。”上述负责人介绍,平台通过对接和获取国内外第三方权威数据,在贸易企业和外汇管理部门、银行服务机构之间建立数据信息共享和交换机制,让离岸业务每一个环节都清晰、可循,为外汇管理部门和银行服务机构对离岸转手买卖“贸易真实性”判断提供数据支持和依据,可最大限度地节省传统事前审单所花费的时间,部分单据审核甚至可以“秒结”。

以上述375万美元煤炭业务为例,智慧物流通过平台于12月9日提交相关电子单据信息向海南银行申请开具信用证给上游,海南银行依据事后核验原则,当天即开出信用证,大大节省传统事前审单所花费的时间。“目前平台一期已上线试运行,接下来按照平台建设的总体方案,分阶段、分步骤推进平台二期建设,新型离岸业务也会不断在海南自贸港落地开花。”上述负责人表示。

发展“钱景”看好

——海南打造区域性离岸贸易中心大有可为

“为海南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业务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机遇。”邢望,建行海口秀英支行行长,在他的带领下,秀英支行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干劲。

半年来,建行海口秀英支行业务团队一方面用好用足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政策,为相关企业提供更加便捷的结算和融资服务,另一方面加大培训和学习,不断提升自身的金融服务能力,以迎接未来更大的业务量。“未来,随着自贸港落户企业的增多,将带来更多新的金融服务需求。”邢望表示。

银行业金融机构是国际经贸活动的重要参与者,也是服务者。建行海南省分行国际业务部主要负责人向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表示,国际贸易的发展将为银行业务拓展带来巨大的窗口期和机遇期,外汇便利化政策利好刺激下,银行都在竞相布局,“我们将持续关注新业态、新模式带来的金融服务创新机遇,不断提升自身能力,全力支持中国企业参与全球市场竞争。”

金融机构的敏锐嗅觉折射出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的广阔前景。

“离岸贸易是国际上自由贸易港的重要业态,离岸贸易业务成熟与否,代表着这个区域的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配置全球资源的能力。”洋浦工委副书记任延新解读道。

而区域性离岸贸易中心,则是指跨国公司子公司和国际贸易企业等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主体高度聚集,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业态高度发达,业务量规模巨大,配套金融、法律、审计、保险等商业服务体系较为完善,贸易网络辐射一定区域的贸易聚集区。

“离岸贸易会带动大宗商品贸易和各类要素的聚集,客观上会为海南自贸港建设带来丰沛的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提升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水平和服务能力。”海南农行国际金融部负责人黎文燕说,离岸贸易中心的形成也将成为自贸港发展的核心载体和重要标志之一,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提升自贸港国际影响力,从而吸引更多有影响力的市场主体进驻海南。

“发展离岸新型国际贸易,打造区域性离岸贸易中心,可以推动海南融入全球供应链。”省金融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以洋浦港为依托的西部陆海新通道经济,以全球种质资源中转基地为基础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口岸经济,以美兰、凤凰两大枢纽机场为主体的航空产业园临空经济,通过全力打造“采购供应链枢纽中心” “分销供应链枢纽中心”和“供应链物流枢纽中心”,抢先建成中国与东盟间中转贸易和离岸贸易的中枢,将海南特色产业融入全球供应链体系。

在海南社科院签约专家、海南政法职业学院副院长朱绵茂看来,海南的税收优惠是最大优势,此外还有零关税政策利好,随着国际订单量增加,贸易结算规模增加,会吸引资金运营商、新型贸易商和高端商贸人才集聚,从而进一步强化国际贸易中心的功能。“未来海南可以以离岸贸易提升总部经济的发展空间和层次,壮大海南经济,让海南成为中国参与全球贸易资源分配的重要战略支点。”

为更好地推动海南发展区域性离岸贸易中心建设,专家提出了建议。叶杨表示,要实现千亿级人民币的贸易额,要落实好相应的税收扶持政策,提高银行的专业化服务水平,外汇监管方面要落实银行业务从事前审查向事后核查的转变,全面对标最高水平开放形态。他还提到,要完善风险防控措施,进一步做好风险防范工作。

朱绵茂建议,要大力吸引跨境电商、从事离岸国际贸易的各类公司入驻海南;更要积极探索与海南自贸港相适应的社会配套政策协同机制,提升营商环境水平,提高投资自由化、贸易便利化水平和电子支付结算系统;要吸引和服务高端人才,发展和激励人才。他也特别强调要加强监管,防范虚假贸易和走私活动等。

离岸贸易的发展要求监管环境友好、服务机构高效、法律制度完善,要建立与离岸贸易业务发展需求相适应的监管模式和相关工作机制。

据悉,省金融局正在加大精准招商的力度,积极引进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和国内外高水平银行,特别是有离岸国际新型贸易背景的企业落户海南;同时,针对离岸新型国际贸易的货物流、单据流、资金流分流的特点,在洋浦先行区建立探索由海关、外汇、税务、交通运输部门等部门参与,多渠道、多方式定期交换数据的信息共享机制;推动离岸新型国际贸易企业的业务纳入海南自贸港鼓励类产业目录,享受自贸港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力争今年进一步做大流量,把海南新型国际贸易的交易量做到去年的10倍。

“欢迎更多的市场主体和银行加入,适应自贸港新型离岸国际贸易的业务场景。”洋浦经济发展局副局长赵洋明表示,洋浦将不断地通过市场主体发掘更多的业务场景,不断加强探索,增加洋浦新型离岸国际贸易发展的保障。 

相关产品

评论